• 信披不充分、不具备科技含量、缺核心技术、会计基础工作薄弱和内控缺失及过度依赖供应商 2019年共23家科创板企业IPO终止审核 20家主动撤回、3家上会未通过

信披不充分、不具备科技含量、缺核心技术、会计基础工作薄弱和内控缺失及过度依赖供应商 2019年共23家科创板企业IPO终止审核 20家主动撤回、3家上会未通过

反做空研究中心

       2019年对于中国股市来说有一个不寻常的变动,那就是科创板的设立和开板。从722日首批公司上市起,一共有89家公司通过科创板踏入资本市场,融得资金1012亿元,有力地支援了实体经济的发展。

  因为科创板的创新做法,让不少无望在主板上市的企业有了希望,甚至不少和科技创新毫不沾边的企业也打起了心思,知识付费领域的大IP逻辑思维也公开表示将以科创板为目标冲击IPO

  但是科创板并没有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据上交所官网显示,截止2019年年底,科创板共有26家企业IPO失败,其中有23家终止审核,两家在过会后主动撤回材料,终止注册;一家不予注册。这23家终止审核的企业里,有20家在上会前主动撤回申请材料,3家上会未通过。

  让反做空研究中心带大家详细看看有哪些企业,以及他们上市失败的原因。

    唯一注册被否的企业:恒安嘉新

    科创板开板以来,共206家企业递交了IPO申请,目前共有89家企业在科创板注册成功,其中仅有一家企业被上交所不予注册,它就是恒安嘉新。

  已经通过了上市委会议,提交了注册,恒安嘉新距离上市只有一步之遥,最终却被上交所不予注册,这说明恒安嘉新存在的问题相当大。

  据上交所官网披露的信息显示,恒安嘉新存在会计基础工作薄弱和内控缺失的情况,以及股权转让的会计处理方式不正确,且未披露的问题。

  据了解,恒安嘉新的科创板上市申请在201943日被受理,711日通过上市委会议,718日提交注册。可以说恒安嘉新是科创板开板后最早上会的几批公司之一,也是最早过会的几批企业之一,但从722日起,首批成功注册的公司相继在科创板上市,恒安嘉新却在827日被上交所披露不予注册,成为科创板首例注册被否的企业。

  据资料显示,恒安嘉新全称为恒安嘉新(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其业务主要是向电信运营商、安全主管部门提供基于互联网和通信网的网络信息安全综合解决方案及服务获取收入,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及中国移动等运营商均是该公司的主要客户。

  恒安嘉新科创板IPO注册被否后不久,又被证监会出具了警示函。1031日,证监会连续出具了三分警示函,分别给了恒安嘉新、恒安嘉新首发上市的保荐机构中信创投以及保荐代表刘博、王作维。

    两家终止注册:二十一世纪空间&利元亨

    有恒安嘉新注册被否的先例,那些抱着侥幸心态的企业也开始胆战心惊,即便侥幸过会,也可能像恒安嘉新一样在上市的最后一步被砍,不仅错失上市机会,还丢了颜面。

  广东利元亨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和二十一世纪空间技术应用股份有限公司就是典型案例。利元亨和二十一世纪空间的上市申请分别在2019322日和27日被受理,几乎可以说是在同一时间,而此后这两家公司的步伐也高度一致,相继在4月初被问询,6月底过会、提交注册,最后相继在1018日和25日相继撤回材料,终止注册。

  和恒安嘉新注册被否不同,利元亨和二十一世纪空间是主动撤回注册资料,也就是说,这两家企业主动放弃了上市的机会。这不由得让人讶异和猜疑其放弃上市的原因了。

  利元亨是第一家主动撤回注册资料的公司,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利元亨的会计师事务所是2019年初“开年大戏”康美事件中的被卷入的广东正中珠江。受到正中珠江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影响,利元亨曾被中止申请,之后又遭遇了现场检查。虽然在64日利元亨恢复了审核,随后顺利过会,但是却迟迟未拿到证监会的注册批文,一直处于“进一步问询中”的状态,直到其主动撤回材料。

  此前,上市委问询中指出利元亨存在托付转贷、代收代付、资金拆借等财务内控不规范的问题;财务核查方面也可能有问题。

  紧接着主动撤回材料的二十一世纪空间,也是未披露及具体原因。据此前上市委会议上的提问显示,二十一世纪空间存在持续经营能力存疑;核心技术及应用缺乏;会计处理不恰当等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家公司的律师事务所均为北京国枫律师事务所。

       20家主动撤回申请:他们有何隐情?

    截止目前为止,科创板共有23家公司的上市申请已终止审核,其中有三家公司为上市未通过,20家为在上会前主动撤回申请。

  上会未通过的三家企业分别是:国科环宇、泰坦科技、博拉网络。

  据上交所官网披露的公告显示,国科环宇上会被否是因为,科创板上市委员会认为国科环宇管理交易占比较高,业务开展对关联方存在较大依赖;收入来源于拨付经费,不具备独立持续经营能力;未充分披露信息等。

  而泰坦科技被否的原因主要是被委员会质疑其是否具备科技含量。泰坦科技将自己定位为“基于自主核心产品的专业技术集成服务商”,“以核心产品技术为基础,开发出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并为创新研发、生产质控实验室提供科学服务一站式技术集成解决方案”,但却未能清晰披露“专业技术集成”的内涵、与通常理解的“技术集成”的差别以及是否属于一站式的网络销售的一种方式。另外,泰坦科技部分销售收入中超过50%以上为直接采购第三方产品后直接对外销售,而并非自己生产的产品。自己的自主品牌也全部采用贴牌生产。

  而第三家被否的博拉网络和前面两家公司一样,同样是因为披露信息不充分,缺乏核心技术和自主创新能力。上交所披露的信息显示,博拉网络上会被否是因为披露其“经营的各项服务(细分产品)均应用了大数据技术”依据不充分,依靠核心技术开展生产经营所产生收入的占比披露不准确;发明专利全靠第三方受让,自身缺乏自主研发核心技术及具有技术先进性和技术优势。

  总的来说,这三家上会被否的公司均是披露的信息不充分,未能证明其具备核心技术,具有科技含量。只是抱着科创板过会率大的心态“闯一闯”。

  以上为反做空研究中心整理制作的在过会前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的20家公司。

  上述公司或是因为披露信息不充分、不具备科技含量、缺乏或核心技术不突出、过度依赖供应商等等原因,无法回复上市委会议委员们的问询,为避免遭遇和国科环宇、泰坦科技和博拉网络上市被否的“公开处刑”的尴尬,在过会前撤回上市申请。

  截止目前为止,科创板共有206家企业在科创板申请上市,已成功上市的共有89家,失败的共有26家,上会被否以及注册被否的分别为3家和1家,其他仍在审核或提交注册中。总的来说,目前科创板过会的概率接近99%,不得不说,过会前及时撤回上市申请的这部分公司极大的降低了科创板过会被否的概率。